[人間誌異] 阿尉

(寫於14歲。原題「極度深寒」。純屬虛構。)

我叫阿尉,男,23歲。

一小時零六分三十四秒之前,我殺掉了一個叫阿慶的男人。且不要問我的動機,我僅可以告訴你阿慶是我所見過的最漂亮謙遜和溫文爾雅的男人。如果你願意,權當我是一個可憐的孩子。

我沒有想過我會逃。在行事之前我早已將所有事情完結,辭掉工作,安頓好母親的住所,給她買商店裡最好的彩電,然後跟她說我要出一次遠門。我以為這樣可以心安理得、悄無聲息地離開。甚至想象著在行兇之時會有警察不顧一切地破門而入把我手中的兇器踢飛,將我順勢擒住,摁倒在地,反剪著我的雙臂,還聽得見我的骨頭在咯咯地脆響,最後我順從地跟著他們離開且供認不諱……可是一切沒有如我想象一般。我看著他無力地倒在血泊之中,然後將他抱起放到那張極舒適的大床上。

從阿慶家出來的時候燈火一片輝煌,我第一次對這個南中國的艷麗城市產生好感,卻忽然感到遺憾——可能這是最後一次能夠看到這樣的景致了。

這裡是市郊一條僻靜的公路。入夜後的氣溫很低,牙齒一直在互相碰撞。身上披著從他家裡拿來的大衣,大衣裡面的襯衫上沾著大片血跡——我確實沒有毀屍滅跡的打算。一路上我一直都被一個問題困擾著:母親今晚開飯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想念過我?這讓我覺得奇怪。

他死去時的樣子在腦海裡愈漸清晰——當小刀從皮向肉層層深入的時候,我想他一定感到很痛。幾乎每一刀都正中要害——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金庸小說裡說,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我終於稍稍領悟了這一點——他的血從刀口處噴薄出來,鮮紅,奔放,且帶有余溫。他的眼神裡對我的信任還來不及轉為懷疑就已經終結。

因為很冷很冷的緣故我停下來了。我這輩子從來都沒有覺得這麽冷以致於好像襯衫上的血跡凝固了我血管裡的血也凝固了。不知道我停下來會不會因為冷而死得更快。路燈昏暗而且很多玻璃燈罩都碎了。我奇怪為什麽這麽僻靜的地方還會有誰來並且掏出彈弓之類的去瞄準它取樂。偶爾有車開過開著昏暗的近光燈鬼鬼祟祟地飛奔。我坐在路邊幾米遠的地方猜測著每輛車上的司機是什麽人。我覺得自己很聰明的地方就是總能夠知道別人在想什麽。然而我實在有那麽聰明嗎?萬一我想錯了怎麽辦?我……我為什麽殺人了,我想錯了什麽我還好嗎我應該還是很聰明的吧讓我好好想想……聽說明天要下雨了不知道家裡漏不漏水如果漏水了媽媽知不知道怎麽辦哎平時有我在什麽都好辦怎麽我之前就沒有想到呢,看來我又想錯了……真是冷得出奇好多街頭露宿者可能會死吧我會不會呢原來人真正冷的時候背上好像抽筋一樣痛苦得要命……

……

我現在蜷曲在監獄的一個角落裡。警察對我的不反抗有些訝異。我一口氣坦白了所有的經過,眼神都不曾跳躍一下。我知道我終將在他們的視線中尋到終了。

還有兩天就是行刑的日子,我因為終於能夠贖罪而忽然愉快起來。昨天洗澡的時候,盆裡的水映出自己的眼神,我覺得那眼神很溫和,胡子在唇邊密密麻麻地突露著。我知道我老了,總有一天會老到像母親現在這樣。阿慶也會老,可惜他現在沒有機會了。我覺得自己好像要義無返顧地死。

牢房對面關著一個將與我同一天被押赴刑場的可憐的傢伙。今早他收到老母親寄來的一個包裹。我這才突然想起來忘記了給自己的母親買根拐杖。唉我也許要琢磨一下遺囑怎麽寫至少也要將我的母親好好地托付給別人吧。

突然之間他攤開雙手渾身顫動對著滿滿的一包炒得香脆的花生哭泣得像個孩子。

我就這麽蜷縮在角落裡靜靜地看著他。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