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巷5號] 記憶與轉生

FullSizeRender.jpg

上次告別時,跟咖啡館老闆討論完「昨天跟上輩子的區別」,厚著臉皮追問:下次的題目呢?

良久,老闆才幽幽地回:因為記得與不記得,所以誤以為昨天和上輩子不同,其實一樣都是屬於過去。 若是上輩子的記憶仍在,如同昨天般清晰,那麼上輩子就如同這輩子的昨天。接著要探討的是,「為何每一次的轉生,記憶會被封藏?」

有天,我靈光一閃,迫不及待追擊他:因為每一次轉生,都有此生的特定課題要修煉,所以記憶也必須重新開始,不得累積。

老闆:那麼特定的課題是誰定的?自己?高等靈?其他?

我:應該不是自己定的。

老闆:如果是要修煉,擁有之前的記憶不是更容易嗎?

我:人生的設計就沒有打算讓你的修煉是容易的吧,除非你修到離開了輪迴,何況每一生抽到的課題不一樣。

老闆:不會呀,有的人生來就不愁吃穿,身體強壯,一家和樂。這樣沒有煩憂的環境是很好的修煉呀。

我:這是他上輩子修得好吧。

老闆:而且如果是修煉,記得題目不是更好嗎?為何有人終其一生還是不知道課題?

我:課題當然不可能直接告訴你的,有足夠智慧的人才能悟到。

老闆:為什麼……(話鋒一轉)好餓,先找東西吃……

這次告別前,想起此前戛然而止的討論,又纏住老闆:你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老闆:其實我之前咄咄逼人,不是要一個標準答案,只是試圖挖掘你的想法。(努努嘴)你先去聽聽C大哥的想法吧……

C大哥聽罷,單刀直入:每次轉生會忘記上輩子的事,是因為根基不好。人之所以這輩子還會回來做人,皆因念念不忘。總是忘記上輩子的經歷,犯同樣的錯,超脫不了輪迴,都是習性使然,你明白嗎?根基好的人,會記得上輩子的教訓,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一生下來就比較乖巧,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可惜對大部份人來說,對人世念念不忘,卻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我:老闆,我覺得你跟C大哥想的,應該不一樣吧……

老闆:我想的是,因為記憶會阻擋未了的緣份。只有忘記,才有機會重新開始。所以,到了那個時候,你還是會喝下這碗孟婆湯,如同過去的百千萬次。

[127巷5號] 修行者

IMG_9730.JPG

第四次去咖啡館時,終於忍不住問老闆:你是不是把開店當作修行?

老闆:也算是,怎麼說?

我:只是剛好遇過類似的人,在新竹的13咖啡。那個老闆只有一個人顧店,他的生活除了咖啡豆,就只有書,起居樸素,咖啡館既是門面又是家。他當初花兩年時間學西班牙語,為了去拉丁美洲鑽研咖啡,如今繞大半個地球回到台灣,開了間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咖啡館,除了單品咖啡什麼都不賣,你說這不是修行是什麼?當我意識到開店可以作為修行,覺得……挺感動的。你這裡全年無休,連一個打下手的人也沒有,應該是不想管理下屬,對吧?也許你要求很高,別人很難使你滿意,倒不如自己來。還有,你不是吃素嗎?每日面對酒肉人生,卻茹素……

那天,才算是和老闆真正破冰,從此談天不著邊際,把酒不知時日過。

[127巷5號]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2016-08-24 15.45.58.jpg

我問咖啡館老闆:剛剛在電影院看《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所有人都哭慘了。戲裡男主角反覆問自己的問題,雖然很俗氣,還是拿來問問你罢——「如果我消失了,這世界有誰會感到悲傷嗎?」

老闆:呣……希望沒有,希望沒有人記得我。會為我感到悲傷,一定是愛我的人,我捨不得他們難過。

我:你寧願沒有人愛你?

老闆:愛不愛我,不是我怎麼希望就成的……我矢志不婚。

我: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老闆:你知道關係裡最難的是什麼嗎?就是「對我而言的全部,卻未必能夠滿足妳」。

[127巷5號] 灰色地帶

14681584_10154629830968734_3962765666253776811_n.jpg

不是每個老闆都期待客似雲來。 就像這座咖啡館,僅一個人一雙手,因此老闆只情願招呼氣場相合的客人。

客人可籠統分為兩種:非黑即白型、灰色地帶型。非黑即白型活在簡單的二元世界,灰色地帶型則游離於二元世界之外。

這座咖啡馆的灰色地帶特徵太顯著,客人自然物以類聚。他們大都對宗教、玄學、神秘力量開放而好奇,以至於我常常因為太多磁場交疊而感到眩暈——從紫微、星盤、催眠、精神分析、基督教、佛教、靈修到第三隻眼的怪力亂神⋯⋯他們飛天遁地、沈溺思辨且樂此不疲,相當危險。

我們揶揄老闆:好像你開咖啡店也沒有比經營酒吧安全多少⋯⋯

天天面對我們這些自以為世事洞明的人,老闆自然修得人情練達。若干次酒精助力之下,我們的討論愈見激烈,老闆就會拍拍其中一人的肩:來,出去抽菸!

後來我才知道老闆有個本子,給每位客人起了代號,下了註記——來到咖啡館,不管你自以為是誰,你都會成為老闆的故事腳本裡的,某個角色。

[127巷5號] 昨天與上輩子

14457413_10154611544853734_5545582895248323914_n.jpg

上次告別時,咖啡館老闆留下的課題是:昨天跟上輩子有什麼區別?

今天,當我們反芻課題,我和在場兩位客人不謀而合:昨天和上輩子一樣,都回不去。

老闆:你回答的是相同之處,但我問的是區別。

我們:可是這就是我們的答案呀,那你的答案呢?

老闆:區別是,你記得昨天的事,卻不記得上輩子。但它們都是屬於過去的。

我:你的答案最後不也是回到了「相同之處」嘛⋯⋯

客人L:對啊,「記得昨天的事,卻不記得上輩子」是不需要回答的,它就像是聯考時的標準答案⋯⋯

老闆:我的想法是從區別,再到共通點,然後得出結論——「一天,就是一輩子」。

我:老闆,所以你的問題都是從答案出發的?

老闆:我總要對某個問題先有了答案,才能拿出來問我的客人。

客人L:你是在等待看誰能說出你心裡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