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天問大地] 加水

初次與紫微斗數老師見面,他問:妳為什麼相信有命運?

這讓人有點措手不及——很多人初次算命,大概總有點病急投醫的意味,至於相不相信,像是另一回事。但若不誠心相信命運存在,算了意義又何在?

對於這個正本溯源的哲學提問,我摸索著回憶起從前在學習上,我一直拔尖,除了努力,也彷彿比一般人更掌握竅門,關鍵考試從不失手。我忘不掉中學時期某次考試,同桌男生拿到比我低很多的分數,偷偷抹了淚——「他跟我一樣努力,甚至可能比我更努力,但彷彿我們就是不在一個起跑線上⋯⋯天賦、智力,科學上的解釋是基因,是隨機排列組合,但憑什麼賜給了這個人而不是那個人?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與後天努力無關的冥冥中的存在。」

老師看著我沒有說話,彷彿還滿意這個答案。

「可是,」我追問,「如果算命後發現自己拿到的人生劇本很爛,可能會心有罣礙或不甘,不知道要怎麼演下去?」

「了解劇本就是讓妳明白,在妳的命運格局裡,哪些人生場域容易徒勞無功,哪些則事半功倍。因此不要再讓普世規則指引妳,比如所有人告訴女人結婚生子是理所應當,可是假若她命中註定沒有好姻緣,卻還一直往這方面用力,終究只是反覆落空。知命、認命,就是要在福份不足的地方看淡、放下,把精力花在比較有福份的事情上面。紫微裡說的十二宮,父母宮、夫妻宮、官祿宮、財帛宮、福德宮⋯⋯如同十二個裝水的杯子,有的水比較滿,有的比較缺。所謂的天才、人生勝利組之所以被看見、被羨慕,不過是他們選擇了比較滿的杯子繼續加水,水便滿溢出來罷了。」

[問天問大地] 熟讀劇本

初次到台北拜訪紫微斗數老師,我們足足聊了六小時,一杯接一杯地續茶、上了數不清次數的廁所,與其說在談玄學,更像是在談哲學。

甫坐下,老師問我:「妳對自己的命運了解有多少?」

我:「應該有八九成吧。」

老師:「我們稍後來驗證一下。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頭,人的痛苦大部份時候並非來自命運不好,而是來自認知與命運之間的落差,具體來說就是——命好的人不知道自己好,命苦的人不知道自己苦。」

我:「誠如您所說,命運不能改,那麼命運好的人通過算命知道自己命好固然高興,命運不好的人知道了自己命不好,又該如何是好?」

老師:「命是你的修行功課表。就像一個演員要熟讀劇本,了解命運就是一個人生而為人的自知之明。」

[問天問大地] 命運三部曲

兩年前,我去台北拜訪一位紫微斗數老師。那是我第一次正兒八經算命,很是忐忑。還記得他的開場白是這樣的:「既然妳來見我,說明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相信有命運的存在。妳要明白,我跟其他算命老師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無法幫人改變命運,既然命運是命定(written)的,怎能隨隨便便改變呢?我的工作是幫助妳知命,接下來兩個步驟,要靠妳自己去完成——認命,以及活出自己的命運。」

坦白說,「活出命運」這件事太抽象了,就如同問我「珍惜」具體是個什麼東西,它聽起來如此濫俗,讓我感到困惑,不曉得那些行為叫不叫作珍惜,珍惜了又有什麼用。

兩年過去了,穿過無數暗巷和幽谷,竊以為自己大概已經知命認命,但一直苦惱「活出命運」到底是個什麼鬼?一個出奇普通的清晨,答案好像突然就跑到了腦海裡:讓你的慾望和命運相匹配。

****

追問命運有好些年了,可能到了差不多年紀、遇到足夠多的困惑,人皆難免思考命運的存在與否。解釋命運的途徑很多,玄學、宗教、哲學⋯⋯如果說哲學是介於科學與宗教之間的學問的話,玄學又是什麼呢?有部份基於統計學的玄學,是不是能看作科學呢?到最終,哪一個更能安慰人?

於是我想也許可以將自己關於命運的開放式無邊際探索,匯集成這個 #問天問大地 系列。